戰“疫”青春吐芳華 ——追記八步區靈峰衛生院副院長鐘進杏

發布時間: 2020-03-03   來源: 賀州傳媒網    點擊量:    字體+ | 字體-

(賀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軍田 賴文藝)他的生命,定格在抗擊疫情的“逆行”路上。32歲的他,走得很匆忙,來不及和最牽掛的親人、最親密的“戰友”道別。


“發熱病人預診分診室”——在位于八步區靈峰衛生院的一個小診室里,門上的九個大字格外醒目。推門入內,只見一張簡陋的接診桌上整齊地擺放著電腦、處方簽,以及各級各部門印發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文件。窗戶透進的陽光,照在一件白大褂上,白大褂胸牌照片上的人,笑容依舊……


 一切似乎都沒變,一切似乎都變了。這件白大褂,再也沒有等到它的主人——八步區靈峰衛生院副院長鐘進杏。


微信圖片_20200303093023.png


“加入中國共產黨是我在讀書時代就向往的……我決心自上交入黨申請書之日起,從各方面以一名合格黨員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


這是鐘進杏寫在入黨申請書里的話,也是他的人生路上的一盞明燈。


生命最后時刻——總把休息留給他人


“2020年2月28日09:08,于八步區靈峰衛生院宿舍被發現因過度勞累致心肌梗死。”在八步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對鐘進杏作出的《認定工傷決定書》上,靈峰衛生院另一位女性副院長羅艷玲看到這句話,忍不住鼻頭一酸,掉下淚來。


“他總是說,他年輕,他來上,把休息時間留給女同胞和年紀大的人。”在羅艷玲眼中,鐘進杏就像一頭不知疲倦的黃牛,總把臟活、重活、累活留給自己。


2月26日,本可輪休兩天的鐘進杏最后一次回家。晚上,妻子胡麗麗用哀求的語氣向他撒嬌:“你能不能在家里再留一天?”


鐘進杏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多休一天,老院長就得多頂我一天班,他年紀這么大,比我更需要休息。”說完,他便呼呼睡著了。而這一天,也是胡麗麗最后一次與她深愛的丈夫躺在同一張床上。


次日,鐘進杏準時到達工作崗位。靈峰衛生院院長李雨訓回憶,在忙活了一天后,他與鐘進杏以及靈峰鎮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的有關負責人晚上還討論了當地企業復工復產的疫情防控工作,直到23時許,安排好第二天的工作,大家才各自回宿舍休息。


2月28日早上,大家各就各位,準備出發開展新一天的疫情防控工作。而此時,一向準時的鐘進杏卻遲到了。李雨訓讓院里的醫生陳紀亮給他打電話。陳紀亮連續打了幾個電話都無人接聽。


接著,他們一同來到鐘進杏的宿舍。“鐘副,在嗎?鐘副,在嗎?”李雨訓一邊敲門一邊大喊,還是無人應答。他們繼續撥打電話,房間里響起了手機鈴聲,但依然沒有人接聽。


不祥的預感襲來,李雨訓用腳不停踹門,一下、兩下、三下……門始終沒開,但手機鈴聲卻一直不斷。站在一旁的陳紀亮也心急起來,用腳猛地踹門,門終于開了,里面的情形卻把他們嚇了一跳:鐘進杏安靜地躺在床上,身上還蓋著被子,任憑怎么叫他都不應,怎么搖他都不醒……


堅守心中信仰—— 始終初心如磐、矢志如斯


“媽媽,爸爸去哪了?”


“爸爸去滑雪了。”


“不是說好一家人一起去滑雪的嗎,為什么爸爸自己一個人去了。”


“爸爸要去那里上班,等你長大了才可以看到他。”


……


這是鐘進杏殉職后,胡麗麗與女兒鐘雨的一段對話。至今,胡麗麗仍不敢告訴女兒,爸爸已經離她遠去。而滑雪,是鐘進杏對女兒作出的一個承諾。


說到承諾,胡麗麗接受記者采訪時泣不成聲。就在這幾個月里,鐘進杏許了胡麗麗好幾個承諾。


2月14日,對于鐘進杏和胡麗麗來說是一個有特殊意義的日子,鐘進杏承諾這天給胡麗麗送一條項鏈。當胡麗麗滿心期待地等著鐘進杏為她佩戴項鏈時,鐘進杏卻在疫情防控的逆行路上一路狂奔,連水都顧不上喝一口。


2月27日,胡麗麗最后一次與鐘進杏視頻通話。鐘進杏承諾,28日由胡麗麗到靈峰衛生院看望他,他給胡麗麗弄些好吃的。當胡麗麗滿心歡喜地準備去探班時,等來的卻是一個晴天霹靂……


胡麗麗說:“對家人的承諾,他沒幾件能做到,但是對組織的承諾,沒有一件他完不成。”胡麗麗回憶,在鐘進杏向組織提交了入黨申請書后,去年被發展為入黨積極分子,那時他就說,以后事事都要打頭陣了。


去年9月,鐘進杏從八步區鋪門中心衛生院調到靈峰衛生院擔任副院長,恰逢靈峰衛生院要開設住院病房,他一馬當先,主動為院長分憂。創面大一些、深一些的手術,其他醫生不敢做,他膽大心細,主動挑起大梁。醫護人員對插尿管、洗胃等操作缺乏經驗,他就手把手來教。甚至是搬設備、磨藥粉這些小事,他都不落下。疫情來襲,所有人都對新型冠狀病毒這個不明病毒感到恐懼,他又主動坐鎮發熱病人預診門診,把最危險的工作留給自己。


在璀璨的青春歲月中,鐘進杏換了幾次崗位,每一個崗位,他都鎖定在鄉鎮一級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把雙腳扎進泥土,為群眾的身體健康殫精竭慮。


沐浴黨的陽光雨露成長起來的鐘進杏,總覺得自己“與黨的要求相差甚遠”,當他決心向組織靠攏時,在入黨申請書上寫道:“希望組織考驗我。”


疫情的大考,對鐘進杏是一次全面而又嚴格的考驗。他是否經得起考驗?


“他生前最大的愿望,是能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可惜,他沒能等到這一天。”胡麗麗對記者說。


芳華無悔—— 逆行勇士沖鋒在前


襪子,是鐘進杏留給胡麗麗傷心而又生氣的記憶。


胡麗麗不記得是哪一天了,她來到鐘進杏在衛生院的宿舍,為他清理了桌面的空罐頭、泡面盒,然后再幫他洗衣服。無意中,她發現一雙襪子兩邊各有一個破洞。于是,她拿起手機,在網上買了兩打,共20雙。


“我千交代萬交代,破洞的襪子不能再穿了,他卻說沒空拆,要我去幫他拆。而我再次去到他的宿舍時,那包襪子居然真的還沒拆封。”胡麗麗告訴記者,在疫情防控最嚴峻的時期,鐘進杏無論是穿還是吃都顧不上。在吃方面,鐘進杏常常晚上煮一大鍋飯,再燒一壺水,第二天,飯冷了,用熱水一澆,把飯泡熱,就著罐頭、榨菜吃。


鐘進杏太忙了。


靈峰鎮雖然人口不足1萬,但卻位于兩廣交界處,交通便利,又有工業園區,外來務工人員有1500多名,且來自五湖四海,疫情防控任務異常艱巨。作為當地衛生院副院長的鐘進杏,扮演了發熱門診醫生、交通卡口體溫檢測員、隔離群眾住所環境衛生消殺員、村屯疫情防控知識宣傳員等多重角色。他白天忙完發熱門診值班和入戶開展環境衛生消殺工作,還主動要求到交通卡口值守最辛苦最累的凌晨崗,在繁忙的兩廣邊界,每天排查的車輛不下1000輛。


2月3日,靈峰鎮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鐘進杏主動申請帶隊到其家中進行殺消,穿著一身厚厚的防護服,背20公斤的消毒水,雖是寒冬,依然汗透衣背。“1米72的身高,體重不到60公斤,那么重的噴霧器長時間壓在他瘦弱的身上,我看著就心疼。”靈峰衛生院醫生羅茂奕說。


在下村給湖北籍返鄉人員監測體溫時,每次碰到村民沒有口罩或者消毒水的情況,鐘進杏都會記在心上,第二天再去的時候就會給他們捎上。


自治區“4號令”發布后,企業復工復產提上日程,鐘進杏又和同事一起奔赴轄區內的企業指導疫情防控工作,小到消毒水的調配、大到重點地區返廠員工的隔離觀察,事無巨細,他都親力親為,為企業安全、平穩、有序復工復產提供了保障。


“工作那么累,錢掙那么少,考試那么難,但你卻默默堅持,從沒放棄,臨走前你依然對得起這崇高的職業。”鐘進杏走后,他的好友陳榮廷在朋友圈發文悼念他。


翻閱鐘進杏的朋友圈,一個月來發的全是疫情防控知識推文,最近一條與他生活有關的,是他于1月31日凌晨4時發出。這條朋友圈發了三幅圖,一幅是吃得只剩下殘渣的泡面桶,另外兩幅則是他穿著防護服、帶著口罩的自拍照。配發的文字是:“吃飽繼續,出來浪咯!通宵的那種……”


微信圖片_20200226163810.jpg


赚钱变瘦变美的屏保图片 4人麻将在线玩 四肖期期中准1 捕鱼大师1.1.9 北京快3直播 贵阳捉鸡麻将概率和 浙江舟山体育彩票飞鱼 江西11选5选号 四川金7乐玩法奖金 赛车开奖查询 25选5开奖今天 pk10技巧 单买一个平码多少倍 苹果琼崖麻将下载安装 千炮彩金捕鱼外挂 熊猫四川麻将有挂吗 nba赛程表